方坤友:让孩子们吃上免费午餐

2017年08月11日     来源: 作者:
  23载情系沙坝,建立全国第一家免费午餐试点学校
 
  
方坤友老师在学校门口
 
  
方坤友走访看望山村的孩子
 
  方坤友绝对是响当当的名人。他是黔西县花溪乡沙坝小学的一名老师,生活在乡村,却干了件享誉全国的大事,率先在学校试点全国免费午餐,为当地的孩子谋上全国的第一份免费午餐。因为这件事,包括本报在内的全国比较重量级的新闻媒体,都对方坤友老师进行过相关的新闻报道。
 
  对于免费午餐,在方坤友老师看来,这只是其从教23年来,干过的一件简单而平常的事。然而,简单和平常的背后,集成了方坤友老师23年为当地教育,为当地孩子默默奉献的感人故事……
 
  为教苗寨孩子学苗语
 
  方坤友就是沙坝人。1969年出生在当地一个贫困的彝族农民家里,长期的贫穷,让他从小立志一定要改变生活的困境。一番努力,他终于如愿考上师范,跳出了农门。
 
  1993年,方坤友从威宁县民族师范毕业,回到了沙坝教书,一教就是23年。“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家乡的贫穷,根源在教育,自己回到家乡教书,就是希望更多的农村孩子能考上大学,接受到更多更好的教育。”回想起这23年的时光,方坤友毫不后悔。
 
  回到家乡,方坤友先是在乡中心小学任教,学校离家很远,途中要翻过几座大山,每天都会路过一个苗族聚居的寨子,每每路过苗寨,都会在这里歇脚。
 
  “由于大家都知道我是老师,看到我歇脚,寨上的很多孩子就会一窝蜂似的拿着盛满水的水瓢跑到我面前给我水喝,然后,争相用他们那既不清楚也不流利的汉话和我搭讪问问题。”方坤友说,交往的时间长了,他一番打听,原来是苗寨的孩子们只会说苗语,在沙坝小学读书,学校的老师少,不能好好教他们学汉语,学习成绩不好,所以这些学生总是被学校其他孩子孤立,好不容易半路“打劫”到一个老师,这些苗寨的孩子就趁机和方老师交流学习汉语。
 
  孩子们的真诚和质朴打动了方坤友,考虑到自己也是从农村出来,方坤友觉得有义务和必要帮帮这些孩子,于是,他申请回到沙坝小学教书。
 
  沙坝是多民族融合杂居的村寨,苗族孩子的汉化程度低,对老师来说,教村寨内的苗族孩子是个大麻烦。对此,方坤友想了一个特殊的办法:针对苗族孩子,他先是从一个个最基本的汉字发音拼写教起,同时为了能更好地和孩子交流,他不耻下问,请学校的几位高年级的苗族学生和当地的老乡教他苗语。
 
  终于,一个学期过后,苗族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大有好转,方坤友的苗语也大有进步。为此,方坤友向学校和分管领导打了报告,希望领导注重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学生教学。
 
  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
 
  为了当地少数民族学生教学,方坤友身体力行率先示范,他的理念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当地一个苗族男孩叫罗安国,幼时发烧,因为家里没有及时借到钱医治,导致记忆力等方面较弱,学习成绩不好,所以一直无法和其他孩子一起学习玩耍,家里因为经济情况也不太想让孩子读书。
 
  为此,方坤友每天慢慢的试着和他聊天谈心,放学后和他一起回家辅导他完成作业。然后,用自身的经历多次上门说服家长,终于让孩子父母慢慢明白了,读书学习孩子将来才有希望。在方老师的帮助下,罗安国一直读到初中毕业,成为他们苗寨第一个初中毕业的人。后来,罗安国外出打工,当上厂里的车间主任,成为了苗寨少有的成功人士。
 
  罗安国的成功给苗寨树立了榜样,苗寨的老乡们也因此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纷纷把孩子送往方老师所在的沙坝小学。渐渐地,在方老师的教学模式下,沙坝的这个苗寨出了很多初中生、高中生,甚至好几个大学生。
 
  推动免费午餐试点
 
  成为苗寨贵人,只是方坤友成为当地名人的小插曲。如今,在当地不少村民的心中,方坤友那简直就是活着的菩萨,如神一般的生动可爱和温暖具象。
 
  这一切,源于免费午餐。
 
  在沙坝小学的校门口,“中国第一家免费午餐试点学校”的招牌,已经挂了六年。看到这个招牌,本报的司机刘松师傅告诉记者,这是他第三次来到沙坝,每次来这里,心境都不太一样,但是唯独对方坤友老师的尊崇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改变。
 
  方坤友是农村人,知道山区农村孩子读书的不易,农村的孩子早当家,每天早上需要割足够的草喂养家里的猪、牛,才能去学校,家里没有钱和时间为他们做吃的,只能煮几个土豆带在身上中午当做午饭,直到下午回到家才能吃上一天之中真正意义的饭。
 
  事实上,受制于地形地势,贵州农村群众多散居在深山中,学生上学路途较远,部分边远地区的中小学生在校吃不上热饭、喝不上热水,营养缺失,健康状况不容乐观。
 
  “沙坝是丘陵地形,山多路窄,学生们虽然是就近入学,但是有的学生从家到学校要步行近两个小时。从家里带冷饭来充当中饭,甚至不吃午饭的学生很多。”方坤友说,教学的过程中,他时常碰到有学生报告同学“生病”。一名叫高德福的学生,生病了,吃了一袋方便面后马上“痊愈”。这让他意识到学生们并不是真正的生病,而是饥饿所致。
 
  方坤友想改变这种情况。他先是在离学校最近的中坪镇上找了一家馒头铺,每天中午运送馒头到学校售卖。但是遇到雨天,山路就走不通了,试行了几天,馒头铺老板不干了。方坤友又尝试煮面条提供给学生,但是学生太多,小灶支撑了几天,方坤友累得不行,也干不下去了。
 
  看着饥饿的孩子,方坤友伤透了脑筋。就在这时候,邓飞来了。
 
  2011年初,方坤友通过贵州支教团队得知一位名叫邓飞的记者正在花溪乡的一所学校走访,通过微博,方坤友了解到邓飞是来当地试行免费午餐项目,通过互联网,方坤友联系上邓飞。
 
  在邓飞他们准备返程的路上,方坤友冒昧拦下了邓飞。适逢邓飞一行人下来推行免费午餐试点多处碰壁,原来,邓飞他们提供的免费午餐项目虽然好,但是教育部门和学校都担心安全问题不敢答应。
 
  方坤友的主动上门,让邓飞看到了项目的希望。两人交谈之后,邓飞认定:免费午餐就从沙坝开始。邓飞随即去沙坝简单考考察,然后与方坤友商定,他回深圳筹钱,方坤友作开餐前准备。
 
  当地孩子不再挨饿
 
  2011年4月2日,沙坝小学的169名学生吃上了第一顿免费午餐。自此,在沙坝小学上学的孩子们不再挨饿。
 
  免费午餐开通的背后,方坤友顶了极大的压力。回忆起当年的压力,方坤友说,“一切都过去了,孩子们得到极大实惠就好。”
 
  原来,推行免费午餐的过程,各方面阻力非常大。学校的老师们有意见:中午学生在学校吃饭,就需要老师照看,这无疑给老师增加了工作量。学校里没有正规的食堂,万一出了食品安全的问题怎么办? 教育主管部门也不支持,外来的公益组织能坚持多久?
 
  更为重要的是,连他的妻子都不支持他,因为妻子在学校门口开着小卖店,免费午餐入驻无疑会让零食销量大减。
 
  同事和主管部门的担忧,方坤友不是没有想过,但方坤友还是选择顶住各方面压力,先把好事做了再说。他找到支持他的内兄,借了点钱和拿出自己的部分积蓄,买齐了餐具和厨具,开启了免费午餐项目。
 
  后来在本报等全国重要媒体的报道和呼吁下,“免费午餐”这个词迅速影响全国。2011年10月26日这天,国务院决定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彻底解决了方坤友老师的担心。
 
  免费午餐在孩子们身上造成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方坤友比较了镇里卫生所给孩子们做的体检数据:从2012年到2013年,同年级孩子们的体重平均增重0.4斤。方坤友说,自从学校开设营养餐后,学生的整体营养水平明显提高,学习成绩也有较大提升。
 
  建起“会飞的盒子”
 
  除了免费午餐,方坤友还通过外界为学校修路和为边远山区的孩子们修宿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方老师人真的很好,心几乎全部在沙坝这片土地和孩子身上。”
 
  去沙坝小学的路不好,方坤友通过向社会爱心人士求助集资,和附近居民一起亲手修建学校必经之路上的桥,让居民们出入更方便,得到居民们高度赞许。
 
  回归到教师的本职工作,方坤友也不乏是这个山村最好的教学能手,连续多年的教学是县乡第一名,多次获得黔西县优秀教育工作者。
 
  “我的教学理念是,孩子们不能因为在农村,什么都落下,希望学校里的孩子能接触到更多的事物,有更多的可能。”方坤友说。
 
  于是,村里有人会跳街舞,他就鼓励学生去学街舞;学生们喜欢踢足球,他就鼓励他们组建自己的足球队。考虑到学校操场没有围挡,孩子们踢球不安全,他个人还出资1万多元将学校的围墙修建了起来。
 
  此外,了解到当地很多孩子家离学校很远,考虑到学生安全,方坤友再次找到邓飞,在其帮助下,学校建起了学生宿舍,取名为“会飞的盒子”。
 
 
(责任编辑:gzsedu_snx)
将这篇信息分享给你的朋友
大家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