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原创 来源: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民族完小 2017年08月07日

回首赤壁,该说苏轼

作者:龙正舟
人参与

被贬到杭州,他写“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种洒脱足以让人品读一辈子!“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或许从其自嘲中我们无法理解他的别样心情。

  又到暑了,我从学生的作业与备课还有做不完的材料中解放。今早雅兴十足去回首赤壁,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在灿如星群的文人雅士堆里去寻找,翻开师范时的课本品读苏轼的前赤壁赋,心穿越久远的岁月,苏轼成了历史时空中哪耀眼的星座,千百年来,长江无语,黄河无声,苏轼静静地躺在宋词的床上,豪气冲天。
 
  翻阅苏轼的词,感悟东坡情怀,他是后世文人的楷模,难怪王国维大师在《人间词话》中说:“三代以下诗人,无过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者,若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尚伟大之人格,而有高尚伟大之文章者,殆未有之也。”这种心情注定是一种穿越历史时空的旷世情怀,心与心千年相通!
 
  看吧,苏轼在《江城子》中写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其中爱国情不减,捍卫国土的雄心跃然纸上,哪怕像冯唐一样衰老,但仍有心要和西北敌人撕杀!
 
  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苏轼心忧天下的情怀不减,正因为如此,苏轼超越了个人的悲欢荣辱。他是一个文人,同时又是一个武士,他的心胸,他的文采缭乱了上下五千年。
 
  被贬到杭州,他写“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种洒脱足以让人品读一辈子!“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或许从其自嘲中我们无法理解他的别样心情。
 
  是啊,穿越时空苏轼的诗情画意芳香了岁月,温馨了一个民族经久不衰的记忆!结尾了,让我们重温他的前赤壁赋: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 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 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 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 。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责任编辑:gzsedu_cz)
大家爱看